查看: 6|回复: 0

回眸在天边

[复制链接]

4435

主题

443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426
发表于 2019-11-22 22: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眸在天边
  

  回眸在天边

  ——张玉彪

  

  

  天边有朵云,生不了根,看似没有走,也没有变,可只要一眨眼,那朵云似乎又挪了位置,换了形状。瑶瑶就枯坐在阳台上,盯着那朵云,直到夜幕掠去那云影,她才转过身。屋子里很昏暗,她也懒得开灯,无精打采地倒在沙发上,眼角有泪,湿了鬓发,她不去擦,任泪自由。她已经习惯了在思念萧萧时流泪,也习惯了流着泪思念萧萧,只是她不知道,萧萧是否也这样。

  萧萧是瑶瑶三月前邂逅的。那一次,瑶瑶和丈夫吵架,挨了耳光,一生气就丢下刚满岁的孩子乘上了去凤凰的车。在车上,瑶瑶想着当初恋爱时的甜蜜和婚后无休止的争吵,忍不住泪流满面。她把头朝向窗外,强忍着不出声,肩背却不停地抽动。北京看白癜风好医院有人递过手纸,她接过擦了擦,然后又接着抽泣,手纸也不断地递过来。直到下车,她都没有去正眼看一下旁边那个给她递手纸的人。

  第二天临近中午,瑶瑶才起床。昨晚她像往常一样,哭到半夜,也像往常一样,没有接到丈夫道歉的电话。她开始对婚姻感到绝望了,曾经如影随形把她当做宝贝的男友一朝成了丈夫怎么就变得那么暴躁和不解人意了呢?难道当初甜蜜的诺言都是欺骗,那些诚恳的笑脸都是伪善?难道炽热的爱情终究会归于冷淡,鲜花和怜惜也会烟消云散?她想不清,似乎是那样的,至少对她来说是那样的,又似乎不是,身边不是还有很多人幸福着吗?

  她不知道自白斑复色己是怎么睡着的,反正醒来时枕头湿了半边。拉开窗帘,阳光已不再是斜线。胡乱洗了脸,想出去随便走走,刚出门,隔壁房间也出来一个人,似曾相识,又叫不出名字。那人望着她笑了笑:“你住在这里?”

  瑶瑶没有回答,带着疑惑望着对方。

  “我叫萧萧,昨天我们坐同一个车来的,没有印象了?”

  瑶瑶想起来了,昨天车上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人就站在面前,想道谢,却感到十分尴尬,只噏动了嘴唇,欲言又止。萧萧随即转换了话题:“我准备出去转转,一个人,你呢?”

  瑶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似乎到现在才清楚昨天自己一气就来到了凤凰。既然来了,总不能立马回去吧,最少得在这里散散心,舒散心中的郁气。更何况,那个该死的家伙没有来电话道歉,请她回家。自己主动回去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可自己又该去做什么呢?

  “方便的话,要不一起出去走走?”萧萧看着沉思的瑶瑶说。瑶瑶没有拒绝,走走就走走吧,总比呆在房间里闷着强。

  凤凰似乎很美,瑶瑶没有心情去欣赏,只是有些木然的伴着萧萧往前走,古城、吊脚楼、沱江、木船、土苗姑娘,经过了,看过了,都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许风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情,心情好了,凡物都是美景,心情若糟,一切归为虚无。

  两个人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要导游,不看地图,也不问路。在日光将人影拉得细长细长的时候,来到了一块狭长而清幽的小草坪上,那是沈从文墓地,墓地中间的五彩石正面镌刻着沈从文的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瑶瑶看着那句话,似懂非懂,感觉好像有道理,可又不怎么明白——谁能照我思索?谁又能理解我?我能照谁思索?我又能看透谁?她沉思着,沉思中夹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等晚风将她长发掠到眼前,她才回过神。萧萧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等着她。她自嘲地望着萧萧笑了笑,心里涌起一丝莫名的温暖,似遥远而美好的回忆,又似长久以来不变的期待。霎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一股脑的伤心也随晚风飘散。

  那一晚,瑶瑶破例放纵了一次,陪着萧萧在酒吧喝到了半夜。在虚幻闪烁的灯光下,在觥筹交错中他们放肆地说着自己平时不能说的话,全然忘了跟自己说话的人才相识一天。

  从酒吧出来,街上已不见行人,天上零散的点缀着几颗星星,遥远而陌生,永恒而渺小。凉风吹来时,捎带着沱江轻微但清晰的水声,瑶瑶才察觉夜已深沉,可没有睡意,也没有醉意。她想去河边,去看看那孕育了沈从文笔下浪漫而青涩、缠绵而惆怅的爱情的河流,萧萧仿佛知道到她的想法,默默地伴着。

  把脚泡进水里,从不曾有过的清醒让瑶瑶一个激灵,她这才开始注意身边那个默不作声的男人,确切地说,是个大男孩,他正怔怔望着流水出神,想什么呢?瑶瑶想起来了,萧萧在酒吧说过,他的女友悄无声息地走了,他来凤凰就是为了散心的。那么,他是在想那个人吧。她突然觉得萧萧很可怜,心底有一种想安慰他的冲动,又突然觉得他很可爱,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醉了。

  过了四天,瑶瑶都没有打算回家,她盘算着这次一定要丈夫认错了才肯回去,不然,暴力还会有下次。萧萧也不知为什么没有离开,仍然住在她的隔壁。每天早上当瑶瑶出门时,萧萧总是提着早餐站在门外,早餐是热的,瑶瑶不拒绝,心底涌起一点温暖,瞬间又被一种自责取代,她想不明白萧萧为什么能准时地等候在门外,是刻意为之?不像;是陌路关怀?不可能;那就是同病相怜。那些都不再重要,反正那是一种久违的关怀,让她冰冷的心开始溶解。

  丈夫的电话在夜半打来,但是没有说话,只传来孩子咿呀的声音,瑶瑶忍不住落泪,她决定,明早就回去,孩子是最重要的,不管今后还会发生什么。放下电话,闭上眼睛,瑶瑶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脑海里却闪现出萧萧的身影,几天来的陪伴电影快播似的掠过,她再也无法入睡,明早他是否还会等候在门外,他是否会在等候之后失望?

  终于迷糊到天亮,瑶瑶匆匆挎上包,拉开门,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门外,手里依然提着早餐,早餐依然是热的,她有些吃惊:“这么早?”语声中带着哽咽。

  “感觉你要走,怕再也见不到你,所以送你一程。”萧萧看着瑶瑶,瑶瑶眼里闪着泪光,她没有接早餐,转身下了楼。萧萧跟了上去,“你真要回家?”

  “是的,回家。”

  “你家在哪里?”萧萧有些急迫白癜风怎么治疗的

  “在没有你的地方。”瑶瑶想回头,有一种抱住萧萧痛哭一场的冲动。

  “如果你不想回去,就不要回去,何必为难自己。”

  “我不是你的谁,你不用管我。”瑶瑶忍住没有转身,她说得很干脆,很无奈,她知道,一转身也许真就回不了头。

  还能说什么呢,一切是否都明白了,再说只会是多余。

  瑶瑶乘坐的车终于启动了,萧萧失神地盯着那越转越快的车轮,瑶瑶躲在车窗帘后失神地望着萧萧,禁不住问自己,到底是感觉重要,还是感情重要,还是家重要?

    

  

  联系方式:(Email)zhxybiao@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